温暖的酒精伴着恹恹睡意挣扎时,我突然发现窗外已经只剩下寂寥。这是我第一次,在上海度过这么寒冷的冬天。

这一年经历颇多,除了“再见”,我应该还可以再说一些什么。

死亡

再一次地,我见证了死亡。不过既然每个人都要走向永恒,那么在大尺度上活着的时间可以忽略。

我也选取了自己葬礼上的曲子:私の嘘。如果届时还能办葬礼的话,我希望能播放我自己录的 CD。自己的事,还是自己控制比较好。

创业

创业像一条乌洛波罗斯蛇,头尾相连。我在“回到原点”中讲诉了我的创业感慨。

一方面,我不建议随意创业;另一方面,我确信创业经历会对人造成巨大的影响。如何取舍还看自己。

新工作

我加入了沪江,进入一个很有活力的团队。这是一个有15年历史的互联网公司,刚刚经历过一次蜕变,还能看到伤口和新生的皮肤。在这我每天都能感受到变化,更重要的是好的变化。这种趋势,让我有动力参与到其中。

个人

去年我还在朋友圈里考虑学钢琴还是小提琴,现在我能弹奏曲子了。需感谢我的钢琴老师,如果你希望在深圳学钢琴,可以找她。

读书

我在重开博客中提到:

书读得越来越少,一整年下来读过的书屈指可数

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为了不再遗憾,我给自己买了 Kindle Oasis,重新开始翻书的感觉,还不错。

感情

友人A读了我的这篇文章,对我说,你从来不在这里写自己的感情生活。我想了想,如果写的话要得到双方授权挺麻烦的,但可以说观点。

我不承认“失败”的感情,因为很难定义多长时间算”失败“,在大尺度上看,70年和7个月没有本质上的差异。
从主观角度看,共同的过去已经成为彼此不可分割的经历,双方都是彼此的塑造者。
从客观角度看,塑造的结果没有任何意义。


喧闹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