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未曾想,经理 2018 年写了 43 篇文章,居然比之前三年写的加一起还多。有好几位朋友问我,你怎么这么闲。

人总是懒惰的,自律是伟大的品格,但我还是会为了懒惰给自己写一套脚本来自动排版的,谁让我会写代码呢。而时间,挤挤就有了。

至于写作的原因,在 《Andrew Chen:关于写作的 15 条推特》中 Andrew Chen 说过了:

写作是一种伸缩性极好的专业社交活动 —— 呆在家里,不需要出去参加活动或会议,把你的想法写下来

所以,别问了,我下班回来也不出去瞎逛,蹲在家里陪猫,就当我在社交吧。

内容上,既不追热点、不标题党,也没有完全取悦读者朋友们的意思。为此还被说了好多次故作清高,不接地气。

真的,我们以前在微信可是有一句 slogan 叫 “做一款伟大的产品,取悦自己”;在程序员界有一句话叫“吃自己的 Dog food”。如果自己写的东西难以下咽,还是不推给其它人的好。

虽然这么傲娇,但开启《五条》后的一个月,先被 @Fenng 老师推荐了,一下子多了 5000 关注者;然后产品之神在读完我写的《张小龙年会语录的套路》 后,还顺便称赞了老文《思维的单车》。可惜可惜,那会儿公众号点赞的文字还不能出现在“看一看”。不功利不功利,毕竟:

Sometimes the right path is not the easiest one. — 《风中奇缘》

所以,特别感谢大家一年的相伴,承蒙不弃,愿意读我的文字。

周期

今年比特币凉了,A 股凉了,美股凉了,韭菜都割得差不多了,仿佛所有资产都在走下坡路,之前叱咤风云的大佬也觉得面善起来,一切都在按照 Ray Dalio 的剧本往下走——毕竟穷了么。

王兴说 “2019 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人家真就觉得这句段子玩文字游戏,又看到科技行业的大泡泡觉得很有趣罢。

这篇文字中说了:当中产阶级变穷时,他们的素养、视野、观念、知识也随之落入下层阶级,这被动地提高了社会整体水准。先进行业的人才溢出了,才能带动其它行业优胜劣汰么。作为从业者,使劲赚钱生孩子就对了。

当然,别忘了学习

学习

在去年的总结里,我说:“2017年是时间密度最大的一年”。可这个“最大”只保持了一年,因为 2018 年的时间密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很难向朋友描述其中的过程,但可以确定伫足回望都是收获。

今年很遗憾的是工作时间把个人爱好的时间占据了。希望接下来公司业务能快一些走上正轨,这样我可以有一些时间画画和玩琴。

寄语

有一天在超市遇到一对年轻的母女,女儿在哭闹,而母亲在一旁安慰 “就快好了,Amy,就快好了,Amy,一会儿就回家”。我好奇就上去问了一下她怎么了,那母亲说:我叫 Amy

祝大家 2019 年也要开心呀。


本文的 PRESS.one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