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数字货币市场火热,我身边有朋友在里面赚到了十年的收入,也有朋友在牛市中损失惨重。在进入区块链行业以后,经常有朋友向我询问“X币能不能买”的问题。

在简单的询问过后,我发现很多朋友在投资数字货币之前,没有任何证券、基金、债券等投资经验,也缺乏投资的基本知识。这件事让我稍稍有些惊讶。

自从我在北京呆了三年患上了鼻炎,母亲会经常给我推荐一些偏方。伊论证其有效性总是会说:“别人吃了有效!”

当然,毫无例外都被我拒绝了。因为伊跟我讲的是个例,我跟伊讲的是规律:如果有一种有效的偏方,在现在这个年代,只有两种可能:

  1. 有门槛的治疗方案,被资本被套利掉,人人皆知;
  2. 简单的治疗方案,一文不值,鼻炎绝迹。

所以,一个偏方,如果是一个简单而有效的治疗方案,那么现在不会再有人受鼻炎的困扰。借此可以推断这个偏方大概率不会有超过安慰剂的正面疗效。

查理芒格推崇的多元思维模型,需要从基本学科中去寻找建筑材料,数学是其中最有用的一种。概率来自数学,好东西,人人都有那是奢望。

何况人天生是一种反概率生物。对这一基本规律的漠视,在国人身上特别严重。高估个例的价值,忽视客观规律,是我们的一个文化现象。这种文化现象构成了我们的传统,让我们对个例有极高偏好性,也就造就了我们这个群体的极强的赌性。

回到火热的数字货币投机市场。每个人能感觉出来,在一个信息不对等的市场中进行投机行为是一个多数人亏钱的游戏(规律)。但是少数人暴富的传奇故事(个例)依然能吸引从科技白领到菜市场大妈们纷纷入场。

这种文化现象还衍生到诸多不同的领域:

现在中医支持者会称颂两种人,一是古代名医,二是街角的老中医,他们都是无人能学的个例;现代医学强调的是双盲实验、临床实验,这是规律。中华武术爱好者声称只有深山里不出世的武林高手能代表武林,可惜这是不能出世的个例;现代搏击术强调对体能、肌肉力量与运动速度的训练,这是规律。老百姓遇到事情寻求青天大老爷的裁决,希望遇到两袖清风的父母官,这是无法持续的个例;现代法治强调程序正义与证据,这是规律

作为个人投资,不服从规律可能只是损失了财产;但作为一个创新者,不服从规律的结果会更惨淡一些。

很多创新者喜欢呆在风口浪尖上,前年的 VR,去年的 AI,今年的区块链,每一个领域中都存在吸引大量目光的佼佼者。当然咯,紧紧跟着热点和概念的变化肯定能给人带来收益,但这不持久。

但人类在人性和群体性上存在的客观规律,它们的有效周期会长达几十年到几百年,对它们的理解能带来持续的回报。

规律是思想上的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