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年末,我开始读一本书 How to Fail at Almost Everything and Still Win Big。书中提到了一种自我管理的方法论。其中的核心观点是:

你需要保持充足的 energy 来尝试很多的事情,这样就算大部分都失败了,只要你保持充足的 energy,你会感觉到成功(的假象)。为了让你保持有足够的 energy,你需要有一套 system,而不能依赖于设立 goals。

其中反常识的部分在于:不要设定目标

Energy

作者认为 energy 是一种可再生资源。它会在一些日常活动中消耗,在另一些日常活动中恢复。当 energy 充沛时,做事情更有效率,情绪更愉悦,对外在表现和内在洞察力都有积极的影响。

因此个人管理应该围绕 energy 来进行(而不是围绕时间、事务),具体的做法是建立一个 system。

系统导向 vs 目标导向

作者将 system 定义为“持续寻找更优解的一种行为模式”。这种行为模式能够 save/boost energe.

对节食而言,设定一个月内必须减少 10kg 体重是一个goal,而每天食用健康食物是一个 system;对健身而言,在 5 小时内完成一次马拉松是一个 goal,而每天锻炼 20 分钟是一个 system;对创业而言,获得一千万月流水是一个 goal ,而成为敏锐高效的企业家是一个 system。

goal 是一种特定状态,它可能在未来被达成,或者不被达成;而 system 是一个生活方式,它能够提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愉悦的几率。换言之,如果你需要等待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这是一个 goal;如果你每天都要做一些事情,这是一个 system。

虽然会有人理解 system 看上去像是被细化被拆解的 goal,但实际上系统导向与目标导向最重要的差异在于执行结果对 energy 的影响:

  1. 目标导向的人,在 goal 达成之前需要承受持续的压力和挫败,若 goal 未能达成则需要承受永久性失败。二者都会导致 energy 的消耗。
  2. 系统导向的人,每一次实践他们的 system 都是一种成功,也就是说他们做到了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对 energy 有积极影响。

简单 vs 优化

系统导向是方法论,也是执行手册:system 的定义就是一种行为模式。

在执行层面,作者主张简单可执行的策略,而不是完整的优化方案。这些策略不常能得到问题的最优解,但是在心智成本、情绪管理等方面的开销较少,从而尽可能减少 energy 的流失。

站在投资的角度上看,巴菲特和查理芒格倡导的“价值投资”是一个 system:购买低估值公司的股票,持续持有它,直到发生系统性变化;而“买上十个比特币,然后期望它在一周内涨 50%” 是一个 goal。后者从一开始就位居劣势,因为短周期的目标会造成更多的交易成本。

当然,reduce the costs 本身也是一种优化,但需要站在更高层次上看待问题。无论在技术架构还是业务架构上,简单的大概率是好的。

对我的帮助

在它的帮助下,我在 2017 年取得了相对满意的收获:工作方法上有了长足进步,能够体会生产关系优化中的微妙之处;对业务架构形成体系化的认知,在技术和产品之外,增加了来自经济学和控制论的领域模型;学会新乐器布鲁斯口琴;重拾英语学习,构建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并且看到了非常明显的成效。

从理解到践行书中的理念,我认为它内含的方法论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行之有效,并且是一种内化的“价值投资”方式:

  1. 开始之前,在方向选择上投入更多精力,但是避免设定 goal;
  2. 将相关执行成本降到最低;
  3. 长期执行简单的事情,形成一个持续有效运作的 system,直到基本要素发生变化,回到 1。

对 personal energy 取得了控制后,就只需要等待运气了。
You can not directly control luck, but you can move from strategies with bad odds to strategies with good od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