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在6年前离开了博客托管商,开始建设独立博客。初衷之一是我认为有必要对自己写的文章保持控制力,而不能寄期望于任何内容服务提供商。

去年因为 Cache 的缘故,我用 Tattoo 代替 Wordpress 。初衷之一是我认为有必要对自己文章的评论保持控制力,而不能寄期望于 Disqus(现在看来是过于苛刻了)

今天 Google 宣布了自家 Reader 的死期 再一次印证了我的看法:任何时候都应该假设单一在线服务是不可靠的。当然,这与技术无关,只要将服务交与了某个服务提供商,就意味着正在失去对他们的控制力。

像 RMS 那样苦行僧般地活着很难,像 Linux 那样的桌面也不会去用,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就不重要。相反,他们很重要,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底线,只有支持他们,当我们想从别人手中收回控制时,才有选择的权力。

虽说技术总是螺旋式发展的嘛,但是毕竟再也回不到过去。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喜欢 NimbusBase 这样的基础设施,为什么我不喜欢 App.net,为什么我希望有开放的 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 标准,也许世界应该换种方式回到之前的面貌才对。

对了,自从 AdSense 不做 Feed Ad 业务,到今天 Reader 已将死,看样子 Google 已经不玩 old-fashioned 的 Web feed 生态圈了,那我也废除掉 Feedburner 。如果读者你还在使用订阅器,有劳换用 http://lyric.im/feed 这个原始 feed 地址,原地址只工作至 Feedburner 被砍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