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4年夏季奥运会上,一位叫 Thomas Hicks 的美国人获得了马拉松比赛的金牌。

不过如果按照现代奥运会规则,他应当被除名。因为 Thomas 是奥运会历史上,首位通过兴奋剂赢得比赛的运动员。

Thomas Hicks,首位服用兴奋剂的奥运会冠军Thomas Hicks,首位服用兴奋剂的奥运会冠军

Thomas 在比赛中大剂量服用了“番木鳖碱(Strychnine)” —— 一种至今依然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黑名单中的药物。

毒死南唐后主李煜的毒药“牵机药”主要成分就是番木鳖碱毒死南唐后主李煜的毒药“牵机药”主要成分就是番木鳖碱

一个世纪前的番木鳖碱可以让疲惫的 Thomas 的身体恢复活力,拿到冠军;而现代兴奋剂普遍能提高5%~20%的肌肉力量,所以运动员才会趋之若鹜。

今天,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认为:

如果一种药品会让运动员表现更好,并且存在健康风险,还“违背体育精神”,那么这种药品就应当被禁止使用。

因此,在竞技比赛中使用兴奋剂来提高成绩,被认为是一种作弊行为,破坏比赛规则,有悖体育公平。

那么问题来了:有没有既不违反规则,又能提高比赛成绩方法?

当然有。

有意思的是,竞技体育历史上一直存在这样的案例:同样是借助外力来提高比赛成绩,运动员不但被大家认可,甚至被广为称道。

也是在1904年夏季奥运会上,体操运动员 George Eyser 在比赛中获得了三金两银一铜。

George 在早年的车祸中失去了左腿,如果没有他的木头义肢,他恐怕没机会获得任何奖牌。

George与队友训练中。中间那位穿长裤的就是George。George与队友训练中。中间那位穿长裤的就是George。

更广为人知道的例子是 2008 年北京奥运会。

天生没有腓骨的 “刀锋跑者” Oscar Pistorius 作为奥运会历史上首名截肢短跑运动员,参加了 400 米比赛,获得了名次。

穿着碳纤维假肢的 Oscar Pistorius 正在比赛中穿着碳纤维假肢的 Oscar Pistorius 正在比赛中

并于2013年因枪杀了自己女友而获罪并于2013年因枪杀了自己女友而获罪

现在科技与1904年不可同日而语,制造性能优于人类肉体的假肢是完全可行的。所以 Oscar 作为身体障碍者,跑进奥运会没有问题。

这种方式被称为:

赛博化(Cyborg)

即通过无机物所構成的机械,作为生物机体的一部份。借此增强生物体的能力和力量。

这一进化方向,正在从科幻小说走进现实。

游戏XCOM中,经过赛博化改造的超级士兵游戏XCOM中,经过赛博化改造的超级士兵

电影《黑客帝国》中,所有人类都拥有与计算机接驳的脑机接口电影《黑客帝国》中,所有人类都拥有与计算机接驳的脑机接口

Nigel Ackland,目前最精密机械手的拥有者,可以打鸡蛋Nigel Ackland,目前最精密机械手的拥有者,可以打鸡蛋

反赛博化组织的宣传海报,螳臂当车的不法之徒(大雾反赛博化组织的宣传海报,螳臂当车的不法之徒(大雾

不过,希望走这条路的教练员和运动员要趁早。

因为国际田联曾指控 Oscar 借助假肢获得了额外的竞争力,是一种不公平竞争。

虽然该指控并没有成功阻止 Oscar 参加接下来的2008年和2012年奥运会,但是另一件事的发生却证明,相当一部分人对我们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精神抱有敌意:Speedo泳衣被禁用。

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游泳比赛中,80%的运动员穿着 Speedo 泳衣。这款仿生学泳衣被戏称为“鲨鱼皮”,其特殊处理的表面能减少水对身体的阻力,从而提高游进速度。

穿着Speedo泳衣的奥运冠军菲尔普斯穿着Speedo泳衣的奥运冠军菲尔普斯

这款追求体育精神,在比赛中大放异彩,对身体完全没有侵入伤害,还创造多项世界纪录的高科技泳衣,最终在2010年被国际泳联禁止使用。

请坦率地面对未来

赛马和赛跑有什么本质不同吗?

我们通过优生选种的方式来筛选优质比赛用马,把最好的、最纯种的后代留下。
所以对于赛马,胜负天平的倾斜方向在基因层面上就已经决定好了。

但对于赛跑,虽然人类个体间存在天然差异,但是我们不会对运动员优生选种(目前还没有)。
取而代之地,运动员需要通过后天的学习、训练、器械、装备、药物(是的)去弥补生理上的差异。

人类竞技没有沦落于基因上的较量,要归功于人类的创造性。

这也是媒体乐于提起的:

体育精神表现在比赛中,不仅仅是肢体的较量,更是意志和智慧的较量。

无论是兴奋剂也好,人工假肢也好,科技泳衣也好,都是智慧的体现。

人们在100多年历史的兴奋剂问题上斤斤计较,却无视了科技行业正在酝酿的恐怖变化,而这些变化可以预见地,会颠覆当今的竞技比赛。

一个经过基因修正而获得更强力量的举重运动员,一个穿戴高性能假肢的跑步运动员,他们拿到了冠军,是否有悖体育公平,有悖体育精神?

并没有。恰恰相反,他们代表了真正的体育精神:追求“更高、更快、更强”,超越生物体的边界,甚至为此不惜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