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三年前,部门内部筹办“读书分享会”的书单里就有这本书,而且是我亲手购买了这本书,却一直没有读。直到最近才断断续续地读完,真是惭愧。

托小龙的福,这本书可能是伊莲·摩根在中国大陆最有名的一本书(笑

水猿假说

整本书论点基于一个人类演化假说:水猿假说,即假设人类历史上曾有过一段水栖经历。虽然目前没有任何化石证据能证明该假说的真实性,但是水猿假说能解释人类生理结构和生活习性上与水生哺乳类的相似之处,以及与陆生猿类的差异。比如说:体表无毛,交配形态,皮下脂肪等等1

这些差异暗示了人类在蒙昧时代的生活习性,可能与其它猿类相去甚远。因此,如果以观察现代大猩猩和黑猩猩来揣测人类早期的生活状况,甚至尝试去解释现代人的种种行为和心理,恐怕不太恰当,尤其在舆论和文化一直由男性主导的前提下。例如,作者提到 “man” 这个词的男性色彩:

有些话听起来像语言学上的诡辩术,又像女权分子的牢骚。要是你相信我,我会告诉你,这两种情况都不是。我想,“man”一词究竟表示一个男性公民还是表示一个种族,其语义上的混乱由来已久,它起到的是反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人的起源、发展以及人性的思考。

语言

这并非语言学上的诡辩术,而是 Sapir Whorf 假说2,即语言影响思维方式,一种从根本认知进行改变的方法。

奥威尔在《政治与英语》中提到,思维模糊、缺乏逻辑的人运用英语的素质也很低劣。相应的,既然思想是建基于语言,那么语言的简化和控制就是简化和控制思想。正如后来他在《一九八四》中设计了“新话”:

在“自由”这个概念已经被删的情况下,你怎能再说“自由就是奴役”?整个思想的模式都会转变。但事实上根据现时对“思想”的定义,到时已经没有思想。正统不是思想——不需要思想。正统是无意识的条件反射。

在《一九八四》中,“新话”蓄意削弱表达能力,成为压制异见声音的工具,所以当一门语言以男性的视角去设计,思维方式也许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偏差。

在本书对此以水猿假说假说出发,从语言诞生的角度去探寻女性的诞生和人类的诞生。女性在语言的诞生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而不是传统认知中的男性狩猎文明对语言的主导:

群体狩猎并不需要太高层次的信息交换,比如语言
……
猎人的制胜法宝在于出其不意和暗中伺机以待,出声并没有优势……只要这些方法奏效,他就永远不会有语言的需求……

女人的起源

除了语言之外,本书还从爱、性、狩猎、政治等多个角度去讲述人类诞生的故事,以女性的角度对人类的史前史做出了推测性的重构,并且描述了女人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其中很多假设都很有意思。

比如,作者提到炫耀心理对人类演化,即创新意识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炫耀模式有两个最主要的优势。
首先,靠威胁而来的支配权损害群体交往关系,而炫耀则能促进各种关系
……
其次,(炫耀的)第二大优势是可以激发创新意识。
年轻的猿人在与另外的猿人比赛吸引注意力的过程中,每天都在接受刺激,不断探索新的东西,因为整个群体中总是不停地有一个没有说出的挑战声音:“给我惊喜!”

也就是说,发朋友圈也可能激发创新哟。

再者,作者将文明遇到的危机比喻成猎豹,然后以应对危机的角度讲述政治的起源:

雄狒狒首领只有在真正的敌人来临时才能体会当头领的感觉,但是智人首领足智多谋,能随时创造需要的“猎豹”。按照莱昂内尔·泰格的定义就是:“雄性帮派既是进攻的预设目标,也是精心策划的进攻本身”。
……
男人们所从事的政治和统治围绕着确定和创造一种猎豹的过程而展开。
……
从政治角度讲,猎豹一定是邪恶的根源,或是体制崩溃的祸首。
……

也就是说,制造敌人是维持政治稳定的关键,也是政治展开的必要条件。

不过,作者在文章行文时的论据选择上,显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

阿伯特·阿德里谈到:狩猎生活要去分工协助,雄狮俘获猎物会交给母狮去咬死

然而实际上在狮群中,雄狮是不狩猎的,只吃现成的。

再比如:

一只海豚的音谱中包括汪汪声、嘎嘎声、尖啸声、口哨声以及唱歌声,他们都能以音速和超音速传播

哈哈哈声音以超音速进行传播是什么鬼。


虽然有这样的瑕疵,但并不妨碍我们接受一种新的观点。

而《女人的起源》是这样一本温和的书,由作者伊莲·摩根在女权运动时期完成。即使它不能给你新知,至少能减少你的偏见。

1 水猿假说
2 Sapir Whorf 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