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朋友知道我最近弄了一家小公司,发布了个小产品叫 “FoxOne”,以后会在区块链这个领域里做一些微小的工作。

当然,除了做事情以外,我也有一些小小的愿景。

为什么选择区块链

选择区块链是一个深思熟虑的结果。

作为一个技术人和一个创意工作者,我非常希望能够参与到某一次技术改变世界的趋势中去。

有这个潜力的技术只有两个:一是人工智能;二是区块链。

尽管对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一贯推崇。但推崇一个技术跟投身其中不一样。一方面,我在理论和工程上有较大的短板;另一方面,现在推动人工智能发展的组织更需要非常专业的执行者。

区块链则不太一样。由于趋利的原因,这个行业玩家鱼龙混杂,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市场都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这种情况下挺适合开荒者进入的。

对区块链污名化的澄清

01

现在做区块链的,多少会遇到传销商、投机者甚至金融诈骗者。所以现在进入区块链行业是要冒一点风险的,尤其是在 Reputation 方面。

不过如果稍微了解一下历史,你会发现这是一种规律性的现象。呆在一个离钱近的地方,街角就一定充满了血腥味,这一点与技术无关。所以,把现在的数字资产市场理解成 19 世纪的华尔街就行了。

02

另一点则跟技术有关系。在组建团队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两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1. 技术人对区块链/数字资产的偏好差异很大:最喜欢区块链/数字经济的是技术人,最不喜欢的也是技术人
  2. 偏差大的原因却是相同的:他们对区块链的技术本质有最深入的了解

对此我是这么看待的:区块链技术很老,所以不是一个技术创新,而是一种模式创新。如果用纯技术视角来看待它,会低估其可能性。

换句话说,原本只有技术人懂的分布式系统和拜占庭将军问题,现在通过各种币的利益驱动,让非技术人也懂了一些分布式系统和拜占庭将军问题。大家多了一把锤子,有更开阔的思路,也就是创新的土壤。

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规律性的东西,方法论的普及跟创新的爆发周期是一致的。如果技术人真的觉得自己的东西好,应该感到欣喜而不是不快。

更何况数字资产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个绑定变现的技术,可以说对技术人的智力成果的保护是空前的呀,你行你上啊……

03

好多人告诉我区块链是空气,因为没有落地。这个说法属于没有意义的正确。

回到 1995 年,那时候的互联网能怎么落地呢。或者我们回到 1970年,那时候的 AI 能怎么落地呢。

所以我理解这也是一个规律性的东西。97 年的互联网和 70 年的人工神经网络在现在看来,离落地都还远着呢。

但如果没有 Dave Raggett 去做 HTTP Protocol,没有 Dreyfus 去完成第一个反向传播算法,能有现在互联网和深度学习的繁荣吗?

显然是没有的。我们把现在的区块链看作 1997 年的互联网就好了。

04

交易市场很有意思的,这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观点相左的人完全应该成为朋友的。你看,得一群人看多,再一群人看空,这样才能促成交易。如果大家观点一致,就谈不成买卖了。


所以吧,如果真的觉得一件事情属于客观上地正确,不受人为因素左右,那么就应该去坚持一下。毕竟每个历史阶段,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时间都特别短,只有两个:刚开始和快结束。

当然我也知道,预测未来本来是件极困难的事情,那么能做的就是知行合一了。


查看这篇文章的 Press.one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