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本文翻译自 UCLA the Center for Dyslexia 主管 Maryanne Wolf 的文章《Skim reading is the new normal1》,我在“五条 | 23年前的区块链,谁发明了 iPhone,贸易谈判为啥难”中提到了本文。

PS:翻译本文挺累的..


当大脑在快速浏览内容时,我们没有时间去理解其中的复杂含义、理解情绪感受、或是感知其中的美。 在新的数字时代,我们需要一种新的阅读方式。

你可以在下一次乘坐飞机出行时留意一下。iPad 已经成了婴幼儿的安抚奶嘴;年龄较小的学龄儿童会在智能手机上读故事;年龄较大的男孩不读书,但他们喜欢玩游戏。父母和其他成年乘客会在 Kindle 上阅读,或是去概览电子邮件和新闻。 我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一个难以察觉的的变革正影响到这个画面中的每个人:大脑中与阅读能力相关的神经回路正在发生微妙而迅速的变化,影响到从学龄前儿童到专家中的每一个人

神经科学研究表明,6000多年前人类的大脑中建立了一条用于阅读文字的新回路,该回路从一个非常简单的解读信息机制演变而来。大脑从数一群山羊演化为可以阅读高度复杂信息。我的研究阐述了阅读这一行为如何促进一些最重要的智力和情感能力的发展:内化知识,类比推论和推理;观点和同理心;批判性分析和洞察力的产生。很多来自全球各地的研究表明,随着我们进入数字阅读时代,这些重要的“深度阅读”所带来的益处都可能受到威胁。

这不是评价实体阅读与数字阅读(这样的技术创新)谁好谁坏的问题。正如 MIT 学者 Sherry Turkle 所写的那样:进行创新时,如果我们忽视了过程中破坏或者减少的东西,这样的过失才会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在这个印刷和数字文化并存的关键时刻,社会需要面对阅读回路中正在减少的东西,孩子们和学生丧失的能力,以及我们针对这些过失能做些什么。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阅读回路并不像视觉或语言那样由基因决定;它需要外部环境来演变。此外,它对环境有适应性 —— 从不同的书写系统到各类阅读媒介。如果主要媒介适合快速的、多任务导向的和大量的信息——正如当前的数字媒介,则阅读回路也会很快适应这个变化。正如 UCLA 的心理学家 Patricia Greenfield 所写,这导致我们的阅读回路会倾向于少分配注意力和时间给那些速度较慢、对时间有要求的深度阅读过程,如推理,批判性分析和同理心,而所有这些都是任何年龄段学习不可或缺的。

教育工作者、心理学和人类学研究者不断提供的报告证实了这一点。英国文学学者和教师 Mark Edmundson 描述了大学生主动避开19世纪和20世纪的经典文学的情况,因为他们不再有耐心阅读更长、更密、更难的文字。对此,我们除了关注这种“认知上的不耐烦”,更应该关注它的根源:很多学生可能丧失了通过批判性分析来阅读的能力,这些能力用于理解文字中的复杂的思想和论点。这些复杂的文字到处都是,无论是在大学学科,还是在遗嘱、合同和公民们在投票站遇到的混淆视听的投票问题。

很多研究表明,数字屏幕的使用可能会对高中生和大学生的阅读理解造成各种令人不安的影响。 在挪威的 Stavanger,心理学家 Anne Mangen 及其同事研究了高中生如何理解不同媒介中的相同材料。曼根的小组询问受试者关于一个短篇小说的问题,这个短篇小说的情节对学生具有普遍的吸引力(一个充满欲望的爱情故事); 一半的学生在 Kindle 上读了 Jenny, Mon Amour,另一半读的纸质版。 结果表明,阅读纸质版的学生相比在 Kindle 上阅读的学生,对小说表现出了更深的理解。尤其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细节和重建情节方面,读纸质版的学生有更强的能力。

来自 San Jose 州立大学的 Ziming Liu 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表明阅读中的“新规范”是通过文字识别和浏览来略读。 许多读者在阅读时使用 F 型或 Z 型的扫描方式。他们对第一行进行采样,然后通过文本的其余部分进行单词识别。这样略读减少了分配给深度阅读过程的时间。换句话说,读者没有时间去掌握其中的复杂性,去理解他人的感受,去感知美,并创造自己的想法

Karin Littau 和 Andrew Piper 指出了电子阅读所缺乏的另一个方面:物理交互。 Piper,Littau 和 Anne Mangen 的研究小组强调,纸质书阅读中的触觉增加了重要的冗余信息 —— 一种对文字的“几何感知”和对文本的“空间定位”。Piper 指出,人类需要知道这些信息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位置,使他们能够随时回到阅读的场景,并从这种重新审视中学习 —— 他称之为“重现”。阅读的重现对各类读者都非常重要,这涉及到回溯,检查和评估对文本的理解能力。那么问题来了,当年轻人仅仅在屏幕上快速概览时,在这个失去了“空间感”也不鼓励“重现”的阅读场景,会对理解能力造成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呢。

美国媒体研究者 Lisa Guernsey 和 Michael Levine,美国大学的语言学家 Naomi Baron 和来自 Haifa 大学的认知科学家 Tami Katzir 研究了不同信息媒介对读者的影响,尤其是对年轻人的影响。 Katzir 的研究发现,屏幕阅读的负面影响最早可能出现在四年级和五年级 —— 这意味着不但理解能力受影响,同理心也会受到影响。

批判性分析,同理心和其他深度阅读的益处可能因为数字化时代被意外地“附带伤害”了。这并不是关于实体阅读与数字阅读之间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关于我们开始在不同的媒介上阅读媒体,以及这不仅改变了阅读的内容,而且改变了阅读的原因的深层次问题。它也不仅仅只与年轻人有关,批判性分析和同理心的微妙萎缩影响到我们所有人:它影响了我们应对信息轰炸的能力;它鼓励人们退回到最熟悉观念中去,这些观念包含的信息不接受任何分析,这使我们容易被欺骗和蛊惑。

神经科学中有一条不受年龄影响的古老的规则:用进废退。当应用于阅读中的批判性思考时是一个好事,因为它意味着做出选择。阅读给大脑带来的演变不会终结。 在变化导致的问题变得根深蒂固之前,我们拥有科学和技术来识别和纠正它们。 如果我们努力了解即将丧失的东西,以及数字世界将为我们带来的何种非凡新能力,令人兴奋的理由有多少,我们就应该有多谨慎。

我们需要培养一种新的大脑:一种能在“两种模式”中进行阅读的大脑,能在数字或传统媒介中都形成最深层次的思考。这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好处:民主生活中公民能够尝试其他观点并辨别真相的能力;我们的后代能具备欣赏美和创造美的能力;解决目前信息过剩问题的能力;以及维持良好社会所必需的知识和智慧。


查看本文的 PRESS.one 签名